625_a2069

   既然是跟她有关系的事情,那么自己就算是听听也没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椎名真白脸上露出了理所当然的神情,乖乖的站到了旁边,准备继续听一听。

   “没错,我不继续画画的原因就是因为真白,其实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很多人都是因为真白而放弃了画画。”

   丽塔自嘲道,她又想起了当初的日子,现在想起来都还是让人感觉那么痛苦,不过现在有了一个倾听者,她还是愿意说出来告诉对方,可是她说话的时候又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真白爷爷的画室里的孩子们,跟在外面那些绘画教室里天真无邪的小孩子是不一样的,大家是为了学习专业的绘画,就是希望以成为名画家为目地才会从世界各国远道而来。”

   “这些孩子们因为本来一直以为自己是特别的,毕竟不是特别的话,也不能够进入真白爷爷的画室,在美术界那一家画室就像是圣地一样的存在,能够进去的人都是天之骄子。”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合适,但是我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名成员,而且也比较优秀,因为从懂事以来我就一直在画画了,对我来说画画就是未来,不管我画什么,爸妈跟爷爷都会夸奖我。听到他们的夸奖我就好开心,为了画得更好而拼命地练习画画,一直不断的画画,就是为了获得他们的夸奖。”

   说到这里,丽塔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可怕,用冷冰冰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但是,这一切自从真白来了以后就开始一点一点地变了样,没错,全部都不一样了,爸妈跟爷爷也是,他们全部沉迷于真白的才能,其他的东西完全不放在眼里,而我也只是不被放在眼里的其中之一,于是我开始不断地找真白比试,不断地失败我都没有放弃,就是为了光明正大的能够赢一次那个椎名真白,能够让家人重新注意到我。”

   “我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但是我都没有放弃,可是有一天但爷爷和父母叫我算了,因为赢不了真白,所以算了,再画下去也没有意义,所以算了!也就是说我是不被需要的孩子,所以就这样被放弃了。”

   “结果是这样的,没有出乎意料,呈现在眼前的现实非常残酷的,因为所有人在真白面前都像是废物一样。

   不过,在美术界这种比较才能的世界里,这些全部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没错,是理所当然的,弱肉强食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废物会被强者淘汰。

   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必然会淘汰许多人,以这些人为垫脚石不断地前进。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但是我们那时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就是因为真白的存在。”

   “不管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变得跟真白一样,我们完全比不上她,真白总是如此耀眼,真白的眼睛也根本没看着我们,真白用看不见的武器轻松破坏了我们这些只是为了绘画而聚集在画室的孩子们,把我们这些所有同辈们以画家为志向的梦想和希望,不痛不痒地跟现在一样面无表情地蹂躏了,从来不会表现出一丝愧疚。”

   “而且只要看了真白的画就会觉得啊,我们所有人跟她存在的世界是不同的,让人切身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才能,无能的人都是赝品。

   仿佛就像是在嘲笑我们,无能的人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成功,就算是拼尽一切也没有办法看到真白的影子,甚至真白在画画上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任何人!这是对我们身为画家最大的侮辱!”

   “我还记得真白曾经跟我说过,我一定能够成为一名厉害的画家,像你这样的人肯定无法了解我的心情吧。从真白对我说能成为厉害的画家开始就让我做了一场梦,就算是被家人放弃了我依旧都因为真白那句话而没有放弃,但是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最后没有用处了又擅自从我的身上夺走梦想!甚至连正眼看过身为画家的我,这一切全都是真白害的,都是真白的错!!”

   丽塔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在附近,仿佛被世界抛弃了一般,充满了不甘与怨恨。

   “哐当”一声响起,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得丽塔和王浩二人一惊,共同转过身,互相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过去。

   落在地上的是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三瓶红茶,一名漂亮的少女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

   椎名真白脸上已经一片苍白,平时的淡然之色早就消失不见,双眼空洞洞的,充满了迷茫,口中不断的喃喃自语,在重复的说着相同的话:“丽塔,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真白一个人在原地不断的道歉着,脸上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茫然,像是溺水却又找不到救命稻草的人一样,是那么的无助。

   像是突然重新认识了世界一样,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只是在原地迷茫着恐惧着,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害怕。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最讨厌真白了,要是真白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就好了!!!”

   丽塔激动的大声说道,露出了用一种真白从未见过的可怕表情,让后者更加不知所措,对自己从小到大的朋友在这一刻感到如此陌生,只是一个劲的道着歉,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

   见到这一幕,王浩神色复杂,真白出现在这里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从来没有想过让真白参与进这种事情。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真白虽然单纯,但也不是傻,王浩就算说一些补救的话也于事无补。

   既然真白知道了,那也没办法了,虽然他很想让真白做一个无忧无虑,天真无邪的女孩子,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有些事情,让对方了解,也不是一种坏事。

   “够了!”

   想到这里,王浩转过身看着丽塔,脸上已经是一片冷漠:“你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吗?”

   本来王浩以为对方应该是更加不一样,对于真白的想法应该也是知道。

   但是显然,王浩听了丽塔的话,才发现对方根本一点也不清楚真白。

   他有些失望,看着丽塔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说的只有这些的话,那真是无聊透顶了,我没有想到真白从小到大信任的朋友居然会这么不堪,从头到尾都在说着自己的不幸,从来没有去了解真白的想法。”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跟真白从小就一起到大,你以为我不知道她的想法吗?!”

   “字面上的意思,我说你根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完全不顾别人想法的自大家伙!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就一定能够了解另外一个人的想法吗?真是单纯!你现在真的知道真白的想法吗?既然如此那你现在知道她现在喜欢什么吗?知道她一个人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吗?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浩!不要这样说丽塔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太笨了,没有注意到……”

   椎名真白朝着王浩说道,浑身都在不断的颤抖,像是被遗弃的猫咪一般。

   因为害怕被丽塔讨厌,所以害怕和恐惧,就如同被抛弃了一样。

   丽塔对真白而言正是这么重要的存在,平常完全不在乎旁人眼光的真白,或许唯一在意的对象就是丽塔。

   从六岁起这十年来,与真白一起作画,面对面的唯一一个朋友。

   所以真白很在乎丽塔,因为丽塔是青梅竹马,也是唯一的的朋友,甚至真白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对方当成了亲人,所以害怕失去。

   对于从小身边就只有丽塔一个人的真白来说,丽塔已经成了她生命中重要组成的一部分,更是为她接触除了画画以为的其他事情。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不曾见过光明。

   丽塔·爱因兹渥司,就是椎名真白生命中的一道光芒,带来了希望的光。

   “抱歉,真白,有些话我必须现在说出来。”

   王浩想伸出手揉一揉真白的脑袋,只是伸到了一半后又缩了回去,现在必须让真白清楚的知道一切。

   不过,他看向丽塔的目光更加冷了,继续道:“真白啊,就算是一个人受伤,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告诉别人,只是会在背后默默承受一切的傻孩子,你在说那些堂而皇之的话时有想过吗?”

   “闭嘴!”

   “你根本就没有想过!你把别人一起作为理由,那就算这样好了,可你不知道吗?你们在喝咖啡的时候真白在画画,你们在玩的时候真白在画画,甚至你们在睡觉的时候真白也在画画,就连你这个被真白当成朋友的人也从来不知道真白在干什么想些什么,我本来以为真白还有你这个朋友,看来你也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才靠近真白,难道你真的不知道真白除了画画就一无所有吗?半途而废的家伙根本没有资格去这么说一个一直拼命努力的人!”

   “闭嘴!闭嘴!!”

   “嘴上说着都是真白的错,你自己其实也清楚真白根本不了解这些,这些事情你不给真白说出来她是不会明白的,所以你就这样一直都在给自己找借口,为了回应别人的期待而努力,失败了就埋怨别人,从来没有说自己想怎么做,这些你好像完全没有说明?从头到尾都在不停的说着别人的错,自己却是不停的焦虑、恐惧、悲哀、猜疑、自咎、消沉、憎恶、敌意、怨恨、报复,嫉妒!其实你这个人本身才是犯了错!为什么不把这些说出来?,其实都是你自己根本不愿意面对现实!”

   言语似寒霜,无情又冰冷,现实又露骨。

   王浩的话如同锋利的刀剑一样无情地破开了丽塔一直以来的伪装,后者神情激动的说道:“给我闭嘴!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像你这样高高在上,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只顾自己一个人擅自去分析别人,然后大肆厥辞的人真是太差劲了!这样做有什么乐趣吗?你这个混蛋!!”

   话一说完,丽塔向前跑去,伸出手就要冲上去打王浩。

   王浩面无表情的看着冲过来的丽塔,等对方靠近时轻轻朝着旁边闪了过去,嘴上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你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啊!你给我闭嘴!是个男人就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看我不把你这张讨厌的嘴给撕成两半!!”

   被对方闪开后,丽塔郁闷的同时更加烦躁,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样。

   对于这一切王浩视若无睹,嘴上还在无情地微讽着:“做得到的话你就试试看呀。”

   无法发泄的烦躁充斥在了丽塔心中,怒上心头,她拿起自己的包一股脑地朝着王浩丢了过去,可惜都被后者一一闪开。

   又拿起掉落在地上的饮料扔了过去,然而还是被王浩轻松闪到一旁,到了最后没有东西可丢时,丽塔红着眼眶恶狠狠的瞪了王浩一眼,一个人转身就跑。

   天空飘起了细微的小雨,风儿卷起阵阵落叶,游乐园的行人们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开。

   王浩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他不会去找丽塔,因为真白现在的情况反而让人更加担心。

   雨越下越大,四周渐渐没有了人。

   椎名真白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猫咪一样,孤独的卷缩在游乐园内的路灯旁边。

   王浩静悄悄地靠近对方,默默的把衣服挡在了真白头上。

   阴冷的空气,冰冷的雨水。

   这个世界,对于椎名真白来说仿佛失去了温暖。

   丽塔的话,将椎名真白以往的人生全部否定了。

   “浩,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有想过伤害丽塔,我是坏孩子……”

   椎名真白茫然抬起了头,那是一双空洞洞的眼睛,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心疼。

   “不,真白你没有错,从你和我相遇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名为椎名真白的少女一直一直都是那么的善良,从来都是那么天真,仿佛一个无忧无虑,不该存在于这个社会的精灵一般。你给我和现代次元研究社的大家都带来了很多欢乐,我一直相信自己能遇到椎名真白,真的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