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6_a2078

   廖文轩连忙将红衣女子护在身后,看向林峰的背影,想开口,可是林峰的剑还在抬着。

   白玉清看了一眼红衣女子的方向,开口道:“少主,刚才我和少主母前来明月楼入住定了两间上房。而这位小姑娘,在我们后一步到,听说我们定了两间上房之后,便让我们让出房间。只是对方气势凌人,言语粗鲁,奴婢和手下一时气愤争辩了几句,这小姑娘后来就离开了。本来我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却没想到她带了人,说要将我们拿下,如若我们反抗,他们便格杀勿论。少主,我们不是故意与蜀山弟子起冲突,还请少主责罚。”

   “不是你们的错。”林峰轻轻摇头,转身看向了廖文轩和那名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见到林峰冷漠的眼神,连忙满脸委屈得道:“他们胡说……不是这样的,明明是他们言语讥讽于我。廖哥哥,他们都欺负我,你们蜀山要为我做主啊。”

   “你到底是谁?”廖文轩凝视着林峰,咬牙开口道:“这里是岳剑城,我爹是岳剑城的城主。这位乐颜儿姑娘是四方阁百乐阁长老的女儿,她是来我们蜀山作客的。”

   此刻,廖文轩摸不清林峰的底细。毕竟在蜀山,也有家族之分,特别是林峰灵窍境的修为也不算太低,而且伸手就打人,丝毫没把在场人放在眼里。这一刻,廖文轩还没冲昏头脑,真听乐颜儿的话,对林峰出手。最主要,廖文轩自己只是化婴境,要出手也需要身边几个同门出手。

   林峰听到廖文轩的话,嘴角轻笑道:“我是谁?难道对你这么重要吗?我是蜀山之人,是不是如果我实力低微,背后没有人撑腰,你便可以不顾是非对错将我拿下?如果我身后有人撑腰,你便委曲求全认倒霉了?那你不用担心了,算起来我应该入门不过三五个月而已。不过,我很想知道,蜀山弟子,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持强凌弱了?”

   在场几个蜀山弟子脸色微变,都看向了廖文轩。

   才入门三五个月?

   廖文轩咬牙辩解道:“我们蜀山弟子从来不持强凌弱。不过,你身后都是雪族之人。现在九州正在遭受外族入侵。雪族之人居然赶来我们蜀山腹地,无论如何,都必须跟我回城主府接受调查。”

   “如果我不去呢?”林峰冷声开口道。

   廖文轩重声道:“不去,那你便是外族派进来的奸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清纯养眼美女清新阳光露齿甜笑户外摄影图片

   “廖哥哥,将他们拿下,为我报仇。”红衣女子乐颜儿也是连忙开口道。

   林峰听闻,看向红衣女子,对方样貌单纯,可是眼神却是多为狡诈,一看便是红颜祸水。林峰一挥手,金爵剑落地,对身边的巴尔虎开口道:“巴尔虎大叔,你出手吧。把人拿下。”

   眼前的蜀山修士最厉害的也不过是灵窍境,前面巴尔虎一直在旁边,气息没有外露,几个蜀山弟子也不知道巴尔虎实力。此刻林峰说话,巴尔虎瞬间一点头,伸手已经想廖文轩的方向抓去。

   廖文轩甚至来不及反抗,已经被巴尔虎抓住衣服甩到了雪影部众当中。

   “你们敢。”几名蜀山弟子见到巴尔虎出手,顿时御剑准备反击。

   林峰看着上方出现的仙剑,只是一挥手,金爵剑已经腾空而起挥砍而出,一把把仙剑顿时被斩飞。其后不过片刻时间,廖文轩和四方阁的一对男女,连同几名蜀山弟子已经被拿下。只是这一出手,周围更多蜀山外门弟子已经围过来了。毕竟是岳剑城,蜀山府邸,不少蜀山外门弟子也都在岳剑城之中,实力不够,却也有数百人。

   “我爹是岳剑城城主,你们居然敢对我出手,我爹不会善罢甘休的。你等着进戒律峰吧。”廖文轩被雪影部众控制住,满脸怒容大声开口道。

   林峰看着廖文轩轻哼,一伸手,明月楼内一把椅子已经飞出。林峰坐下之后,一脚踏地,不过瞬间,岳剑城以明月楼为中心,方圆数里之内都颤动了一下。

   “你爹是岳剑城城主?”林峰看着四周,运转劲气,重声开口道:“岳剑城城主,给我出来。”

   声音不算太大,却暗含劲气,穿过一道道墙壁,几乎大半个岳剑城的人都听到了林峰这句话。这一句话一出口,岳剑城都骚动了起来,各家各户都纷纷出门,看向了明月楼的方向。

   而不过一息时间,岳剑城城主府方向一名中年男子已经踏剑而起,在看了一眼明月楼的方向之后,便脚下一踏,已经飞身落地,站在了林峰面前。

   中年男子一身枣红色武服,分神境的修为,在见到廖文轩被压着之后,眼神带着一丝怒容看向了林峰。

   “拙天峰,廖义东。”中年男子一拱手,开口道:“不知道这位同门如何称呼?又为何将我儿扣押?”

   拙天峰的人。

   林峰抬头,还没说话,却见一侧虚空又一名年轻男子已经飞身而下。

   年轻男子见到林峰,眼神一惊,迟疑了一下,恭敬行礼道:“廖文冲拜见师祖。”

   ”不必多礼,我们本是同时入门,只是各有机缘而已。“林峰轻声开口道。

   眼前之人,正是当年和林峰一起入蜀山,取得火麟剑的廖文冲。廖文冲现在还是化婴境的修为,林峰虽然现在已经加入天剑锋,辈份降低了一级,可是算起来廖文冲还是得叫林峰师祖。

   师祖。

   一旁中年男子眼神一惊,看向廖文冲。

   廖文冲低声道:“爹,这位是林峰师祖。”

   林峰。

   眼前的人就是这些年蜀山一直在传闻的林峰,而且还是背离蜀山,又回到蜀山,被掌门萧易寒收为亲传弟子的林峰。

   被扣押的廖文轩脸色苍白,双腿开始发软,如果不是雪影部众压着,差点瘫倒在地上。而红衣女子乐颜儿也是一惊,眼神却是闪烁了几下,再次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

   “林峰……师叔!”岳剑城城主廖义东,口舌干涩,开口道:“不知道师叔驾临岳剑城,廖义东未曾远迎,还请师叔恕罪。”

   林峰声音清冷道:“你以为,我是为了这些凡俗礼节找你吗?廖文轩是你将事情和你父亲说清楚,还是我说清楚?要不,这位四方阁乐姑娘说?”

   “文轩,你到底因为何时惹恼了师祖?还不老实说清楚?”一旁廖文冲顿时怒声道。

   廖文轩现在全身发软,脑袋一片眩晕,开口道:“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是我不好。”而就在廖义东看向乐颜儿的时候,乐颜儿却是突然满脸委屈,对林峰和白玉清以及秦雨萌屈身行礼娇声道:“林师祖,颜儿知道错了,是颜儿一时刁蛮任性,得罪了林师祖,还让廖文轩哥哥为我出头,请林师祖责罚。林师祖如何罚颜儿都行,颜儿一定敬遵教导,以后绝不敢再肆意妄为。”

   认错?

   林峰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乐颜儿已经认错,林峰也不好得理不饶人。不过,廖义东还不知道什么事,林峰轻哼一声,则示意白玉清将事情说清楚。白玉清也没添油加醋,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廖义东听完,顿时看向廖文轩怒声道:“逆子。你居然仗着为父城主的身份,在岳剑城肆意妄为。来人啊,给我把这逆子压回去,杖责四十,敢劲气抵抗一杖,便给我多打十杖。”

   凭借肉身,承受四十杖,其实并不算重。不过,这件事本来也不算大,廖义东能处理便是了。

   “林师叔,逆子肆意妄为,我也有错在身。还请林师叔责罚。”廖义东又对林峰行礼开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