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_a2076

   “匪夷所思的天象异变,此前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的前兆,就那么突然的,没有缘由的,出现在了那里,不是什么特别难见到的东西,基本上只要抬头,都能看得见,据称,这是被命名为迪亚马特的彗星,相关部门,专家,正在为此事开会,争论。”

   “太惊人了!忽然间的,本来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出现了彗星,据专家的观测和推测,彗星会在近地点约十二万千米的位置通过,这是说,以比月亮还要近的距离划过。”

   “最新消息,经过多国的专家观测,已经确定了这颗彗星的安全,只会通过地球,而不会撞向地球,还请大家不要听信谣言,世界末日什么的不可信!再重申一遍,这颗迪亚马特彗星是安全的,安全的,请大家不要恐慌,将这个当成一场有生以来的一场大幸运事件,观看如此庞大的彗星,以极近的距离通过地球的壮观景象,这对于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我们,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彗星的突然出现,使得各国人民集体炸锅,天文爱好者们更是沸腾。

   首先要确定的一点就是,这颗彗星是否会对地球造成灾难般,甚至是毁灭性的影响,务必得精确的得出结论,如果有必要,还得用导弹跟核武去对那彗星加以破坏,或是改变那彗星的前进轨道。

   彗星出现后的三小时内,各个国家的科学家,天文学家,急忙得出了最精确的结论,证实了这颗彗星的无害,这样,也就避免了恐慌,避免了需要用到核武去破坏,剩下的事情,则不用国家方面去管,既然不会危及到地球,那也就不用再担心,操心了。

   媒体记者们将采访得到的消息,以最快速度扩散出去,因为此前就有人宣传过世界末日,引起大家的恐慌,不知道那些人是纯粹吃饱了撑的还是喜欢逗大家玩,喜欢恶作剧,恐慌是确实的引起了。

   而在这些国家权威方面的结论发布出去以后,网络上的谣言不攻自破,那些故意散播谣言,宣传世界末日消息的人,一部分是被封号,少数的源头,则是被通缉。

   据网警事后的描述,称那是一个诈骗团伙,以世界末日为由,伪装成宗教,也就是邪教,吸引信徒的加入,以此来谋取利益,人在恐惧的推动下,恐慌的驱使下,是很容易失去理智,失去判断,这也就加大了被骗的可能。

   在其它地方为着彗星闹的沸沸扬扬时,七实的博客也不甘示弱的大爆发,彗星出现的那个时候,七实当晚还没发照片呢,直接就是拍了张夜晚,也就是彗星的照片上传,联想到多日前,七实就开始每晚上传一张夜空照的惯例,这下,网友们是不淡定了。

   “壮哉我七姐!之前一直觉得七姐发那些照片很莫名其妙,里面又没有人,又没有物,就只是单纯的夜空,这是什么啊?现在才发现问题,彗星突然出现了,说这里面没有什么联系,打死我也不信!七姐威武!七姐牛逼!”

   “预言姐!献上膝盖了,真是怎么都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壮哉七姐!”

   美胸女王冯雨芝宛如采蘑菇的小姑娘

   “这颗彗星我觉得就是七姐招来的,同意的点个赞,送我上去。”

   “我勒个去,这么6的吗?重新认识你了啊,七姐大人!”

   “七姐该不会真的会预言,预测,看出些什么吧?那能帮咱看看,桃花运什么时候来呢,不用多,只要来十几二十个美少女就差不多了。”

   “神了啊!七姐,这彗星就是为你来的吗?明明此前什么都没有的,忽然间就出现,太吓人了,晚上看天的时候,总感觉它会掉下来!”

   “流星雨我从来没见过,这次遇到这样难得一见的彗星,不会再错过了,会陪爸妈一起看。”

   “刚刚被裁员,心情蛮差的,现在看到彗星,体会到世界和宇宙的庞大,自己的渺小,感觉心情得到了净化一样,会继续努力找新工作,希望这颗彗星能给我带来好运,同时带走我的霉运。”

   非常的玄学,七实近几日,每天晚上都会发一张夜空照到她的博客里,就这个事情还引起过不少人的讨论,探究七实为什么如此。

   同样的一张夜空照,不一样的是,夜空中多了一道彗星,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可能初开始,人们只是半开玩笑的那么一说,可这传着传着,就连宣传的人也不自觉的去相信了。

   七实,是预测到了会有彗星出现,所以才在那之前,每天晚上发夜空照的吗?对于此事,七实本人一直没给出回应,不知道是默认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晓美焰看到新闻时,同样吃了一惊,猜想那彗星,可能就是小圆让七实过去的原因。

   柚子,小埋,小林,琴吹紬等人,相继的打电话给七实,说起这个事情,一个接着一个,连美琴都发消息来问过,七实没有承认,多是神秘兮兮的笑笑。

   有一个人,七实左等右等,就是没等来对方的电话,耐不住的她自己打过去,电话显示忙音,没人接。

   “恩?不接?是有事?”摩挲着下巴,喃喃着,因为没有雪之下的电话,七实逐是联系上小埋,让小埋代为问一下。

   “什么,姐姐吗?我不知道,她没有联系过我,也没来找过我。”雪之下听找来的小埋所问的问题,愣了下,实话实说道;“怎么了吗?”

   小埋摇摇头,转而把这消息发给七实。

   七实看到消息后忍不住皱眉,连雪之下也不知道吗?那···

   放心不下,七实打电话给晓美焰;“帮我查一下雪之下阳乃,她现在是在哪里?在做什么?”

   “阳乃小姐?你不是和她关系很好吗?直接联系她,问她就好了呀?”晓美焰纳闷。

   “我要能联系上就不找你了啊,老板,我亲爱的老板。”

   听出七实话里有话,晓美焰面色一异,干咳着回了句知道了,发动她的人脉关系,力量,调查阳乃当前的下落,约是过去小半天左右,有了结果。

   “她到国外度假去了,和未婚夫一起。”

   “!?”七实;“你说什么!!”

   “呃,我说,阳乃小姐和她未婚夫去国外度假。”

   “哪个国外啊?未婚夫是谁,该不会是已经结婚了吧?”

   “那倒没有,听说是阳乃小姐主动提出要去度假的?太过具体,深入的消息,那就没办法得到了。”

   “呼!”七实揉捏着眉心,想了想问道:“在哪个国家度假?”

   “华夏!”

   “华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