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_a2082

   ♂? ,

   根本都没有在意萧晓是否真的跟过来了,完就是一副爱来不来的样子,把王伦爱女的这个心思掐的死死的。萧晓继续装傻,紧紧地将包包抱在怀里,经过广场朝着旁边的一个咖啡厅走了进去。

   萧晓也越发的确定这个家伙就是临时演员了,毕竟哪个绑匪不会确定一下包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只怕那个绑匪真的是熟人吧,既不想露面被抓,又不想让这个临时工看见包里有这么多钱,生怕这个临时工看出什么从而报警。

   推开门,咖啡厅里面静悄悄的,毕竟大清早的,没有谁有这个闲工夫,小资的人正在准备去上班,享受生活的人更不会敢这样的蠢事,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咖啡厅的老板和绑匪有着莫名其妙的关系呗。

   刚把萧晓带进去,立马就有一个身着崭新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掏了几百块钱递给这个临时工,后者屁颠屁颠的离开了,只留下萧晓和他大眼瞪小眼。

   “把包放下吧。”这人淡淡的对着萧晓说道。

   萧晓也仔细打量着他,长得还算是不错,好像还化过妆了啊,这个样子一看就是去赴宴的打扮,更是让萧晓哭笑不得,原来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这种架势,可不就是王曼夫家的伴郎嘛,竟然被自己人给盯上了。

   “看不见人我不会放的。”萧晓则是狠狠地摇着头,抱得更紧的,反正就是办傻到底,况且现在还没有看见王曼,等看见王曼以后就没什么事情了,萧晓才不相信自己会在这条小阴沟都算不上的小水塘里翻船的,更何况包里哪里有什么钱啊,只要放下包,人家一看就会被识破的,到时候萧晓虽说能够制服他,可是不知道在哪的王曼也会有危险的。

   见那人还想说什么,萧晓忽然掏出打火机点燃“王市长说过,见不到人是不会给们的,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打火机的火苗很微弱,微弱的应该点不着这个背包吧,可是对面的男人却不敢冒险,因为鱼死网破这四个字的含义太多了,可以是把钱烧了,也可以是萧晓带着包就离开,撕票就撕票。

   “带出来。”男人对面后厨吼着,萧晓也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一扇小门。

   渐渐地,后面产生了躁动,萧晓眼睛一亮,只见穿着婚纱嘴上贴着胶带的王曼被带了出来,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穿着西装满脸愤怒的男人。

   七里香少女雨后清新唯美空灵写真图片

   “买一送一啊。”萧晓嘀咕着,原来新娘和新郎都被抓了啊,不过萧晓又开始疑惑了。

   怎么王伦没有告诉他新郎被抓了呢,甚至还有些担心新郎家的人知道自家女儿被绑架然后产生恐慌。

   “到底是王伦狠心,还是这个男人有秘密呢?”萧晓不由皱褶眉头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

   不过脸上的恐惧是真的啊,除了有些过度以外,真的没什么漏洞啊,况且过度只能说明他的胆子真的很小很小呗。

   而憔悴不已被带出来的王曼看见萧晓的那一瞬间,恐惧一扫而空,眼睛瞪的大大的。

   她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萧晓怎么会在这里,虽然曾经她给萧晓说过回来以后会结婚,却没有想到萧晓真的一直记着,并且来了,所以她很开心,开心自己能够在这个最重要的日子见到萧晓,而让她惊呼与失控的原因还有一个,可是现在她却说不出口。

   “这个丫头怎么了?”萧晓当然也看见了王曼这个奇怪的眼神和不住摇头的样子,可是萧晓并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所以并不知道王曼想要表达什么,所以萧晓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面前这个看样子是领头人的身上。

   一个个都是穿着西装伴郎样子的家伙,萧晓真的替那个新郎感到可悲啊,好不容易要飞上枝头了,竟然得到王曼这样的女孩的喜欢然后结婚,可是呢,在这一天竟然被自家的兄弟给出卖,以后他的生活应该也不好过了吧。

   毕竟能够做伴郎的,肯定是好基友好兄弟呗。

   “人已经带出来了,钱呢!”那个家伙又说道。

   “哦,说钱啊。”看见真人了,萧晓慢条细理的说道,缓缓地打开了背包,在王曼这个奇怪的眼神中,萧晓把包里塞得满满的报纸掏了出来“我没带钱啊,哈哈。”

   “玩我!”那人愤怒的呵斥着,那两个抓住吴小艾的人瞬间便打算撕票,白晃晃的刀子朝着吴小艾的脖子扎过去。

   可是这种事情萧晓怎么能让他在眼前发生,对付这些个普通人都要出现失误那就真的不是萧晓了。

   萧晓的身影瞬间消失,化作一团黑影扑向了那几个伴郎,在刀尖下落的瞬间,萧晓轻飘飘的几巴掌印在他们的胸膛上,这几个家伙顿时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似得飞了出去,撞到围墙才停止,然后软哒哒的滑落,再也没有力量反驳了。

   为首的那个伴郎则是瞬间就被吓傻了,目瞪口呆的指着萧晓,现在又不是封闭的时代,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就是修炼者呢,天知道怎么会惹上修炼者啊,他可是早就调查过王曼家没有修炼者啊,如果有,那么王伦现在就不可能是这个位置了!

   “吓傻了?”萧晓无视了伴郎,恶趣味的捏了捏王曼的脸蛋,见王曼不住的朝着新郎使眼色,萧晓一愣,苦笑道“都还没有嫁过去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好吧,先救他。”

   看着新郎这个鼻青脸肿的样子,相比他也吃了不少的苦头,王曼还没什么大不了的,萧晓转身就死掉了新郎嘴上的胶带。

   岂料变故再起,就在这一瞬间,新郎手中白花花的钢刀扎向了萧晓的心脏,就连萧晓都吓了一跳啊,一点都没有猜测出来啊。

   剧本怎么会是这样呢?怪不得王曼不停的使眼色啊,原来不是在心疼新郎,而是在给萧晓揭发新郎才是幕后黑手啊。

   可是现在萧晓不能躲,一旦躲开,那么在惯性的引导下,新郎的钢刀肯定会扎在王曼的身上的。

   “靠!”不过不愧是萧晓,华夏最为强大的男人,这些个精心密谋的家伙遇见萧晓算是倒霉,毕竟他们都骗过了萧晓的智商,不过最后还是得输在萧晓的武力下面。

   萧晓半蹲着,以这个诡异的姿势竟然往后仰着,原本会穿透萧晓心脏的钢刀只是刺破萧晓的皮肤罢了。

   新郎大惊,试图再往前戳一截,可是他已经被萧晓踹了出去,不过对于他,萧晓还是留了一手的,并没有把他踹死。

   “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原来事情是这种情况,萧晓死掉王曼嘴上的胶带后,又温柔的解开绑在她手上的绳子,戳了戳她的脑袋宠溺的说道,萧晓一点都不敢说重话啊,很怕王曼想不开就又自尽了。

   可是王曼这个丫头的脑回路还是有些长的,足足看着萧晓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忽然抱着萧晓,然后不停的哭着。

   “没事,没事,都没事了,都是这个小子不知足。”萧晓尴尬不已,不过最后还是轻轻地拍着王曼婚纱裸露在外的后背,还是挺郁闷的,大冬天,难道这个丫头不冷吗?还是心里的寒冷已经让她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了?不过萧晓却不敢问出来。

   “还是来救我,为什么每次都是来救我,不要我,为什么还要来救我。”王曼哽咽的说道。

   萧晓身一震,感受着耳边的热气,萧晓都顾不得王曼在自己新衣服上擦眼泪蹭鼻涕这个粗鲁的举动了,萧晓现在只觉得自己被雷劈了啊,怎么会这样呢?这个丫头都要结婚了,怎么还对自己念念不忘呢。

   “哈哈,我就觉得是在玩我。”而那个靠在墙壁上的新郎也歇斯底里的笑了,指着王曼狠狠地说道。

   “不,我本打算和结婚,然后好好的过一辈子证明我很幸福,可是谁知道起了歹念,我没有对不起。”王曼这个丫头倔强的说道。

   萧晓识趣的选择了无视,并没有插嘴,毕竟现在这种情况还是不适合他插嘴的。

   王曼确实做的有些不仁义,不是特别爱这个男人竟然选择了和人家结婚,虽说在交往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是感觉这种东西玄而又玄啊,这不,被这个男人发现以后这个男人接受不了了呗,不过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萧晓还是觉得自己乖乖的做透明人才是最好的,而这个男人就更加的不道德了,竟然绑架自己未过门的妻子,难道金钱比爱情还要重要吗?

   萧晓不觉得,更不觉得自己被苏嫣然包养有什么可耻的,反正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啊,在一起以后,王伦的东西还不就是他们的啊。

   见王曼还在哭,而那个男人也不说话了,萧晓将王曼抱起来轻声说道“让他们走吧,爸还很担心。”

   然后不由分说的就把王曼抱了出去,找了个人没什么人的地方,萧晓一跃而起急速的朝着海边赶去。

   毕竟萧晓也不敢叫人来把这些家伙抓回去啊,让他们接触到上面的人就更不好了,那还不如当他们去自生自灭,反正下面总是有些刁民造谣的。

   “教官,我也没有想到会是他。”忽然,王曼在半空中说道。

   “人心隔肚皮,谁又知道呢。”萧晓急忙安慰道。

   王曼的情绪却没怎么平复,反而更加的激动了“我和他是通过网上认识的。”

   说着说着还看了看萧晓,搞得萧晓后背发麻,差点就从高空摔落,难道这件事情还关系到他吗?

   “我一直羡慕小琪认识了,可是小琪那个时候却没有珍惜,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我也想试试,为什么那个时候认识的不是我呢?为什么是小琪呢。”王曼紧紧地贴着萧晓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道,很向往,又很失望啊。

   萧晓现在更不好擦嘴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啊,不过说的也是,当初的柳子琪确实没有珍惜,而王曼也一直爱慕着萧晓,只是因为柳子琪的原因没有说出来,没有因为爱情破坏她和柳子琪的友谊而已,到后来,萧晓的媳妇越来越多,弄得王曼再也憋不住了,所以爆发出来了,可是萧晓已经远离了她和柳子琪的世界。

   本来萧晓都还以为王曼是真心想要去追求幸福了,可是现在才知道,这个丫头是搞了一出先婚后爱啊,却遇见了一个这样的男人。

   “我以前在部队,所以他没有去过我家,我们也没有很深的接触过。”随着王曼的话说出来,萧晓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结婚的时候,当他知道我爸的身份后,又看见结婚的排场,所以就动了坏念头。”王曼接续说道“教官,不会把我爸抓起来吧?”

   毕竟现在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如果有人要整王伦,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啊,所以那个新郎估摸着王伦不敢伸张,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呗。

   “不会的,不会的。”萧晓又说道,他可是选择了帮助王伦的啊,再加上现在王曼的真情流露,如果他再把王伦抓回去,那还不是狼心狗肺啊,虽说有些不正义,可是心里的那杆秤需要自己的来衡量,萧晓觉得自己没有错。

   “教官,现在我又什么都没了。”王曼又说道。

   萧晓差点就脱口而出“还有我们啊。”可是又怕刺激王曼,所以并没有说出来。

   况且他已经看见了还在寒风中等着自己回来的王伦,萧晓急忙的靠了过去。

   “小曼,没事吧?”见到王曼后,王伦顾不得感激萧晓,急忙拽着王曼的手仔细的打量着。

   “去里面坐坐。”王曼的母亲也是很着急,感觉着女儿身很冷,甚至立马脱下了衣服给王曼披上,弄得萧晓又是尴尬的很,名字自己就穿着羽绒服,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脱衣服呢,虽然萧晓用自己挡住了大部分的风,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这可是一个耻辱啊。

   趁着人还少,四人悄悄地钻进了一个包厢里面,坐在四个位置,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率先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