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9_a2066

叶子皓此时是什么身份、什么品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竟然在此时此地等候祁王世子。

便是他们府衙众官,也是刚收到消息不久,这叶子皓却是先他们而来,什么时候收到的消息?他与祁王世子关系很熟?

一瞬间这位城守大人心里便闪过无数念头,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叶子皓没有回头去看,但他相信就凭刚才两句回答,足以消遣这位城守大人了。

不久,就能看到前方官道上的车马慢慢行来,这也是庄明宇他们往城门口打听之后,就策马往前行了几十里得到的消息。

因此等武明扬禀报了叶子皓,叶子皓收拾整齐坐着马车赶来时,对方还没到的原因。

显然信使先报了叶子皓,再去城守衙门报的向南飞。

等向南飞收到消息也收拾整齐带着属官赶到时,自然就慢在叶子皓之后了。

知道等在前头的是叶子皓之后,向南飞自然不敢再驱逐他,惊骇不安的情绪在看到前方车马队伍后,这才强行压制不安,往前走去。

“叶大人,你也收到了消息啊。”向南飞故作镇定地笑着向叶子皓打招呼,还十分客气的拱手行了半礼。

叶子皓却只是扭头看了他一眼,两手拢在袖中根本没拿出来,只是一脸疑惑地问:“阁下是?”

明明对方身上穿着四品官袍,头上乌纱与他曾戴的没有两样,他偏要装作不见地明知故问。

美女清纯卡哇伊哪吒头卧室美照

“本官南华州城守向南飞。”向南飞沉下脸色,语气不悦地强调着自己的身份,也是在提醒着叶子皓。

以前他们是同品级,如今叶子皓最多不算白身,但也只是一个六品翰林院修撰,见到他四品城守当行礼才是。

“原来是向城守,在下失礼了。”叶子皓这才微微一笑,抱拳微揖,算是才认识这位城守。

向南飞脸色更加阴沉,若非还不知叶子皓深浅,他早就发飚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当儿,突然有人策马而来,才一抬头,就见一袭黑衣黑斗篷的男子骑于马上已至面前,一双深沉的目光正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阁下是?”向南飞再次问出声,仍是同一句话。

叶子皓目光微讶地看了他一眼,却是连忙朝马上之人深施一揖。

一脸热情地喊道:“世子一路辛苦了,子皓在此恭候多时,并已在城中客栈安排住处,请世子移驾休息。”

当他坐着马车赶来城门口等候祁王世子东方昕宇时,就已经派人去通知了云来客栈宋掌柜,将今天空着的院子赶紧收拾出来,将最好的院子尤其用心安置,等着贵客入住。

但他没想到向城守竟然不认得东方昕宇,既如此,就莫怪他抢了人家的风头了。

“哟,原本让人通知你,是想蹭一顿饭吃,没想到你连住处都安置好了,到是有心了。”东方昕宇没有下马,却是笑看着叶子皓。

这带着北苍特色的云纹压花狐裘穿在身上,是想告诉他什么?

但想到北辰曦说过的话,东方昕宇自然也不会对叶子皓耍官威,当下便答应了。

“也罢,我这一路辛苦,还帮你带了些东西回来,这一趟自然要收些好处,你管吃管住,我歇两天,冬至过后再走。”

东方昕宇不客气地说话,却令向南飞一张老脸红、白交错、神情尴尬又惶恐已及。

身为一州之城守,率属官在此恭候祁王世子,谁会想到他不认得祁王世子本人?

谁会想到车驾仪仗还在两里外,本尊却单骑先行,还与无关之人态度热络地说话?

在这南华州,在这官场上,叶子皓便是个状元,也是个无关之人啊。

向南飞心里气得不行,都快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和脸上的表情了。

但他只能极力克制着,朝祁王世子行着恭敬地官礼,自报了家门。

“向城守免礼,本世子通知你是为了借驿馆一住,补充些粮草,如今竟然有人安排住处,就不麻烦你了,你们回去忙吧,本世子就不叨扰了。”

东方昕宇此来就是为的叶子皓夫妇,对这城守只是挥了挥手,姿态随意地赶人离开。

“世子,请恕下官直言,叶状元如今没有实官,不过是一商户,让他招待世子不合规矩。”

“再说世子身份尊贵,安危当为第一要务,在这南华州地界,下官有护卫世子的责任,因而还请……”

向南飞见结交贵人的机会就这么轻松被叶子皓抢去,又气又急,便有些口不择言地踩低着叶子皓。

叶子皓微微一笑看向他却没有开口。

“向大人有心了,只不过……”

东方昕宇何等精明,立刻就从向南飞的话里听出了不妥,他在马背上微微倾身,目光打量地盯着对方。

“本世子还是第一次听闻,叶状元不过是一商户,不知向大人是从何处听来的?而向大人言辞之间,似乎对叶大人很不满意?”

“哈哈,不愧是世子慧眼,这位向大人可是治理有方,子皓自来南华州开八珍阁,这生意就没一天好过。”

“比靖阳一座小小县城的零头都比不上呢,更莫说青华州和东华州的经营了,这南华州生意真是差得太远。”

“不瞒各位,子皓曾一度质疑过,是否这南华州不过是表面繁华,实则是穷山恶水,就这府城百姓都吃不起几块糕饼呢?”

“更莫谈货品买卖了,也不知这南华州百姓、商铺,是真的没钱还是不好这一口买卖呢?若子皓只是商户不得亏死了?”

叶子皓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只是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

他以为起码得等在酒楼坐下,等这向城守陪坐在旁时,才好找机会敲打一翻,吓吓这位城守的。

“向大人,看来你这南华州不怎么样啊,有这在本世子面前说叶大人坏话的时间,不如赶紧回去想想如何治理有方吧。”

“我这一路北上南下,可是听说过不少叶大人青天之名,要让士农工商皆称赞,可不容易,你还是学着点吧。”

东方昕宇很给面子地替叶子皓捧了场,当面就将向南飞嘲弄了一翻,吓得向南飞瑟瑟发抖,就差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