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1_a2072

   柳智慧这些话,对贺芷灵的心理分析,也只是柳智慧对贺芷灵的观察和揣摩后的心理分析。(w?)

   到底说的对不对,还有以后贺芷灵真的会不会变那样,到时候也才知道。

   真正的贺芷灵心里想法,也只有贺芷灵自己才知道。

   可是我依然选择相信柳智慧所说的,如果连她都分析不了贺芷灵,别人更分析不到。

   我就更不行了。

   可是贺芷灵真会这样子吗?会是过河拆桥那种人吗。

   会是因爱生恨的那种人吗。

   她真的只会爱我一个不改吗?

   恐怕不会吧。

   只是她的爱很难改而已。

   我是误打误撞侵犯了她,从而唤起了她的情浴。

   只是,柳智慧认为贺芷灵最后有可能变成李莫愁这样子的人物?

   森林里的女仆小精灵美女

   我有点不相信。

   监狱召开季度会议,我也进去参加。

   这多少天了,我才第一次踏回来监狱里面。

   贺芷灵把我扔出去外面,难道是为了保护我吗?

   我在监狱里面历经生死多次,还怕死吗。

   而且我们的敌人能那么轻易的干掉我吗,不太可能吧。

   我觉得她该把我调回来,为什么不调回去监狱里?公报私仇吧这家伙。

   开会的时候,我东张西望,都是我的老熟人们了,台上讲话的是领导们,徐男监狱长等等这些人。

   原本那位置是我的才是。

   算了。

   台下呢,那边认真做笔记的朱华华,从没看过我。

   还有谢丹阳,等等等等人。

   我打着哈欠。

   旁边有人对我说道:“开会呢,认真点。”

   我哦了一声。

   我旁边,坐的是荣世凰。

   贺芷灵没有在。

   我强打精神,开完了会议。

   开完会之后,我和荣世凰出来了。

   我说道:“这会议,开得那么无聊,肯定困死。”

   荣世凰说道:“开会都是这样子的呀。”

   她看了看我,就看着我眼睛不动了。

   我看看她,问:“看什么呢。”

   她的脸微微红了,说道:“没,你好像有点不一样。”

   她是看到我的帅样,然后脸红了吗。

   我说道:“更帅了是吧。”

   她微微笑。

   她说道:“我想请你吃饭。谢你帮了我。”

   我说道:“这也没什么嘛,看哪天有空。我最近挺忙的。”

   荣世凰很漂亮,身材也挺丰腴,皮肤白白,典型的美人胚子。

   她问我道:“真有那么忙吗。”

   我觉得最好和别的女孩子保持距离才行,万一让敌人盯上了,对她来说确实是害了她。

   我说道:“那在这里吃吧,监狱小区,我的确挺忙。”

   她说那好,下班。

   下班后,我们相约到了监狱小区吃饭去了。

   听格子说,她家庭的危机已经算是暂时解除了,她父亲不敢再来找麻烦,被吓怕了。

   为此,她很感激我帮助她。

   在她敬了我一杯酒后,我问道:“其实你可以接你妈妈来监狱小区来。”

   她说道:“我也有想过,可是我现在条件还不允许啊,她也要工作。”

   这倒是。

   假如我还是监狱长,我就能帮她的妈妈在监狱小区找份事做,但我已经不是监狱长了,现在要去找徐男才行,找了徐男,徐男估计要报给贺芷灵,贺芷灵一听,估计不让。

   她就是和我对着来。

   两人也没喝酒,就是喝茶吃饭聊着。

   这时候,这监狱小区的小饭店,涌进来了好多人。

   一看,竟是贺芷灵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进来了。

   跟着后面的是那个身材高大的女保镖,还有朱华华,谢丹阳,徐男等等监狱的领导们。

   这是干嘛?

   贺芷灵要请她们吃饭吗。

   她们进来后,因为饭店不算大,只有三桌人,她们自然看到了我和荣世凰坐着吃饭,都看了过来。

   朱华华看了一眼,跟着贺芷灵那边那个大桌坐下了。

   她们一行人坐在最里面的那张大桌子。

   贺芷灵好像没看我?

   贺芷灵拿着菜单点菜,然后让谢丹阳点菜。

   请监狱领导们吃饭,却没有我的份,这让我感觉怪怪的,曾几何时,我突然变成了这个监狱的边缘人物,心里有点不爽,感觉被她们抛弃了一样。

   不过我现在和荣世凰这样子,她们会不会以为我在和荣世凰约会,以为我在泡荣世凰了呢。

   估计会。

   朱华华没再看过来了,谢丹阳倒是对我挤眉弄眼的,之后,手机响了。

   微信有条信息。

   我拿起来看。

   谢丹阳发来的:搞得那么帅,约会啊?

   我回复:聊点事。

   她回:聊恋爱的事吗?

   我回:多事。

   她回了一个打死我的表情。

   我没再回复。

   倒是贺芷灵,定定的看过来了一会儿。

   接着她和众人聊着不知道什么。

   荣世凰对我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我哦了一声。

   她起来,去了洗手间。

   贺芷灵这时候,从那边桌子起来,走到了我这张桌来,然后拉着凳子,坐在我斜对面,盯着我看。

   我问:“看什么。”

   这气场强大逼人的贺芷灵,盯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现在变了一点样子,帅气了一点,她情不自禁过来找我聊天。

   估计我想多了,她来多半要找我吵架。

   贺芷灵说道:“我警告你,你做事如果再做不好,你就不要在监狱里面呆着了。”

   我说道:“我怎么就做不好了。”

   贺芷灵说道:“我让你去管那文化娱乐中心,你管好了?”

   我说道:“我哪儿没管好。”

   她说道:“昨天手脚架塌了,工人受伤了七个人,进了医院怎么回事。”

   我说道:“姐姐啊,这关我事吗?他们自己施工方的事啊。再说他们也受点轻伤而已。”

   她说道:“要是人死了,你说有没有事。”

   我说道:“问题是人没死啊,再说就算人死了,那施工方的事,跟我们没关系啊。”

   她说道:“死几个工人,有人能把这个事做文章。”

   我说道:“那就让他们拿我做文章,把我除掉好了。”

   这关我什么事呢,这关我们什么事呢,明明是施工方的问题。

   贺芷灵说道:“除掉你?你能值什么钱。他们能把谢丹阳拉下去。”

   我说道:“按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该怎么做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