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3_a2066

   八月三十,这天北风微起,秋意渐深。

   叶青凰一边绣着花,一边思索着,等赶完手头这幅绣图后,是要歇一歇了。

   过年生意早早准备,还是有时间的,该做冬衣了。

   其他人的冬衣,大姑答应了做,但大姑他们没空过来,而他们同样没空过去。

   好在现在穿夹衫不冷,也就早晚微凉,中午还是有些的。

   上午,院门突然被敲响,叶青凰愣了愣,便停下了绣针。

   今天是沐休,来的会是谁

   这时陈杏花带着小妹在后院里准备中午的菜,她便起去应门。

   “谁呀”叶青凰并未先开门,毕竟以往家里人上门,会先喊起来的。

   “我们是徐家的人。”外面的人回答。

   听说是徐家的人,叶青凰拧了眉,有些不爽。

   这徐家娶了叶青霞,还开始魂不散了啊。

   芦苇地里清纯和服美女图片

   “我家秀才在作文章,没空待客,你请回吧。”叶青凰大声说道。

   正听见动静走出书房的人,不由勾唇一笑。

   他家娘子真是威武。

   院子外面没有动静了,叶青凰正要回厅上去忙,这时院门又被拍得更响。

   “叶青凰开门”语气是一惯的强势,不是叶青霞是谁

   叶青凰再次蹙眉,忽然转往厅上走,看到叶子皓在廊下站着,便朝他招了招手。

   叶青凰一边去厅上收拾绣架,一边低声告诉叶子皓。

   “叶青霞来了,先前答话的不是徐家下人就是徐家福本人。”

   “我在作文章,没空待客,你且招待着。”

   叶子皓一听,立刻就回书房去,还关上了门。

   叶青凰把绣架搬去东屋,这才去打开院门。

   “怎么才开门”门前,叶青霞一脸不悦地质问着。

   她着锦缎软绸、绣花长裙,梳着大户人家流行的发髻,插着两支金簪、一支镶玉坠珠步摇、戴着滴翠耳环。

   看似简单实则富贵,胭脂淡染、红唇明艳,模样已出落得富贵不输李氏,早已不似农家女气质了。

   这才十天,就已脱胎换骨,若非那熟悉的强势,叶青凰都差点要认不出来了。

   “你一个出嫁女,头回上堂兄家来,未进门便先质问堂嫂,可真失礼。”

   叶青凰微微一笑,目光瞥了一眼刚从马车上被小厮扶下的年轻少爷,便说道。

   “刚才说周家的人,我当是下人来送礼,正厌烦有人打扰你堂哥读书,自然是不理会了。”

   “怎么,今不请自来,可有要事”叶青凰这些话,是说给后面走过来的徐家福听的。

   果然,徐家福一听便表一僵,停下了脚步。

   “哎呀,我到忘了你已嫁给了我堂哥,应该叫你一声堂嫂。”

   叶青霞原本怒容乍现,但听见后动静,咬了咬牙,连忙换上一张笑脸。

   “只是这叫了十几年的妹妹,一时让我改口,还真是不习惯呢。虽说你是我爹娘收养的,到底也是吃我叶家的饭长大的嘛。”

   “呵呵,我是要吃一辈子叶家饭了,大妹子你以后吃的可是徐家的饭了,可要谨言慎行,别给我叶家丢脸哪”

   “你堂哥将来是要金榜题名的,你可别仗他的势作威作福、为非作歹哟,不然,你堂哥第一个饶不了你”

   叶青凰只当与叶青霞在门口聊天,就是不请他们进门。

   徐家福听了会儿,已知这位小姨子,就是那位没去徐家做客的堂嫂。

   他暗中打量了一翻,心中忽然有些可惜。

   这小姨子长得水灵的,即使未作妆容打扮,与叶青霞也丝毫不逊色。

   可惜小姨子变成了堂嫂子

   “小可徐家福,不知怎么称呼”

   徐家福见这姐妹俩竟在门口聊上了,只得上前打招呼。

   “想在称呼上占我便宜,也要看我家秀才答不答应。”

   叶青凰微笑不变,目光看向徐家福时,却仍是掩饰不住鄙夷。

   看来这徐家福与叶青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徐家福怔愣,随即脸红起来,连忙躬作了个大揖。

   “是妹夫失礼了,只因青霞总念叨妹妹,初见之下,竟是忘了,你是堂嫂,还请海涵。”

   徐家福只是子弱,脑子并不弱,被叶青凰如此直白的一句话,吓得差点冒冷汗。

   若喊了妹子,就是不敬堂兄,这堂兄可是本县案首,来年解元的门人选,就算没考上解元,也必是妥妥的举人。

   举人不是什么官,但后年闱,才是所有人关注的目标啊。

   “算你读过书,进来吧,别冻着了。”

   叶青凰看着徐家福当着叶青霞的面伏了低,这才笑着点头,请他们进屋。

   “秀才在闭门作文章,我现在也不敢去扰他,你们有何事便和我说吧。”

   穿过庭院时,叶青凰又不客气地说明自己的立场。

   徐家福眼中陡地闪过一丝讶色。

   怎么感觉这堂嫂不太友善讨厌他们徐家吗

   他不解地朝叶青霞看了一眼。

   只一眼,就让叶青霞心里哆嗦了一下,忍住快溢出来的脾气,突然扬起声音喊了起来。

   “堂哥,我带夫婿登门拜访你来了,还带来了一些薄礼,希望你不要嫌弃呀。”

   “”徐家福被叶青霞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惊讶地看着她,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农家人在家都是这么说话的吗

   虽然堂哥是案首,但也是农家人,叶家人平时怎么相处的,他并不知。

   他陪叶青霞回门时,叶青霞的几个兄弟都不在家,只有两个表兄弟、两个表妹,似乎有些拘谨,说话不多。

   他们当天要回县城,只是吃了顿饭,去了趟二叔家,就匆匆回县城了。

   因而,他对叶家村其实并不熟悉。

   “叶青霞,你平时在家呼喝家人、没大没小也就罢了,如今好歹是徐家少夫人,这般大呼小叫不知礼仪,传出去,也不知是丢叶家的脸,还是丢徐家的脸。”

   叶青凰本来走在前面,此时便在厅外转,看着耍手段的叶青霞,嗤笑道。

   一翻话说得叶青霞沉了脸色,而徐家福更是变了脸色,不悦地看向叶青霞。

   “堂嫂教训得是,青霞你真该改改这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