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_a2050

   李权没说话,脸色沉肃下来。

   这件事一直都是他在负责的,通过这些时间对盖勒的调查和跟踪,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严谨小心,敏感多疑,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

   饶他是特殊单位出来的,经过特种训练的,也对这人有几分佩服。

   人有个好脑子,果然无敌!

   “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而且最快速的办法,只有一个。”方若宁看着他,突然正色严肃地说道。

   李权闻声看向她,蓦地明白了什么,脸色明显露出震惊讶异,“夫人,你——”

   “就是——我去接近他,只有我,才可能有机会接近他,从他身上拿到我们想要的证据。”

   “夫人,这绝对不行!”李权激动的整个人往前冲了下,好像方若宁现在就要去赵林朗身边似得,吓得他整个脸色巨变。

   “夫人,霍总昨天就交代我,他出差这段时间,让我一定要跟着你,负责你的人身安全,尤其要注意不能让盖勒接近,可现在你却要主动——”

   “李哥,你听我说!”方若宁知道他会抗议,她早就想好怎么说服他了,好歹是律师,嘴上功夫绝对不输人的,“李哥,但凡有别的方法,我一定不会这样做,可现在,时间紧迫,我们别无它法。”

   “凌霄刚好在这几天出差,给了我最好的时机,我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可是夫人,盖勒那个人……”

   气质美女很养眼

   “李哥,你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方若宁不断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盯着他眼眸一眨不眨,一字一句认真地道,“我去接近赵林朗,看似鲁莽,其实胜算很大。他现在肯定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最是麻痹大意的时候——我了解他这种人,一旦事业成功,便需要女人来锦上添花,他以为我背叛了他,以为我是看上霍凌霄的财富和身份才嫁给他——他成功了,肯定就想把我抢回去,让我知道自己的选择是错的,我们可以正好利用他这个心理。”

   李权眸光凝聚着,想了想,皱眉:“可万一他怀疑你接近他的目的呢?以我这些日子对他的调查了解,他极其多疑,一旦他察觉你是别有用意,肯定会恼羞成怒,对你——”

   “所以,这就需要你的配合了。”

   李权脸色一顿,沉默。

   “李哥,其实我完全可以不告诉你这些,直接去按我的计划行事,我有的是办法摆脱你,可我也知道那样风险太大,盖勒的确深不可测,还可能手段残忍——我告诉你,就是为了让你能更好地保护我的安全,只要我们配合得好,完全可以在凌霄回来之前把这件事搞定。”方若宁盯着他,再次游说。

   李权左右为难,久久不说话。

   方若宁也不着急,喝了口水,静静地耐心地等待着。

   好一会儿,李权才说:“霍总事后知道,可能连杀了我的心都有。”

   他这么说,便是答应了,方若宁松了一口气,脸色微微含笑,“放心吧,他最多也就是心里想想而已。”

   “那霍总可能再也不用我了。”李权落寞地道。

   “如果他不用你,我用你,保证待遇比你现在更好,我还可以给你介绍女朋友。”方若宁越说越俏皮起来。

   李权笑了笑,只是笑容有几分苦涩,“夫人,我现在觉得你比霍总更老谋深算,跟着你,可能风险更大。”

   方若宁越发高兴地笑起来,“我把你这话当做是夸奖。”

   李权又闷闷地坐了会儿,左想右想,心里还是忐忑,“夫人,我们就不能有别的办法吗?我总觉得,这样太冒险了,万一……万一你有什么情况,别说霍总怪罪我,我自己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李哥,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难道我们要放弃这唯一的希望,眼睁睁看着霍氏被恶意收购吗?我做不到,虽说你们霍总东山再起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我不想他辛苦打下的江山被别人窃取。女人不是只能躲在你们男人背后,我希望,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为我的男人冲锋陷阵。而且,解决盖勒已经不止是为了挽救霍氏于水火,更为了我们这个家,如果盖勒的计划成功,我们以后想要拆穿他的阴谋就更难了,只要他留在这个地方,他就可能随时来骚扰我,我也不想每天提心吊胆。博这一次,换来往后的安宁,我觉得值。”

   等她话音落定,李权久久没说话,但心里却对眼前这个女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不为别的,只为那一句——女人不是只能躲在你们男人背后,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为我的男人冲锋陷阵。

   一个女人能说出这种话,拥有她的男人该是多么幸运。

   这样美好的爱情与婚姻,谁不想去捍卫呢?

   “夫人,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全力配合你,但你也务必注意保护自己。”良久,李权抬眸定定地看向她,斩钉截铁地保证。

   *

   孩子不在身边,方若宁呆在家里也无聊,周日一早,索性又去公司加班,当然,也是想试试能不能遇到机会。

   霍氏遭遇危机,这些日子不止是霍凌霄忙得分身乏术,公司上下都在努力拼搏,想要最后争取一下,即便是周日,公司各个部门也都有人在。

   方若宁手里的文件,其实可以让别的秘书跑一趟去送送,但她亲自过去了,在双子楼的另一栋——那边,也是赵林朗的办公区域。

   交代完工作从部门出来,她站在电梯前等着下楼,原以为这次不会碰上赵林朗了,或许是周日他没有过来,可不想,就在她进了电梯准备关上门的一刻,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拦了下,继而,轿厢门板再度打开。

   看到进来的人,心跳陡然一乱,眼神抬起瞥了眼,又淡淡移开。

   赵林朗西装革履,没打领带,那张脸英俊中透着寒凉与邪魅,再也没了当初的阳光温暖,眼神看着方若宁时,透着一种势在必得的兴味。

   两人没说话,方若宁不着痕迹地往旁边退了一些。

   男人似弯弯勾唇,但最终也没吱声。

   到了两栋楼空中走廊所在的楼层,电梯门打开,方若宁径直走出去,她没回头,不知道赵林朗有没有出来,但几秒后,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心里微微一凛,她下意识回头,其实也没看到身后跟着的人到底是不是赵林朗,但凭着一股直觉,她知道就是!

   脚步不知不觉加快,像是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赶,如果她没判断错,赵林朗肯定会加速跟上来。

   身后的男人似笑非笑地盯着前面俏丽纤细的身影,见她慌张地小跑起来,他也扩大步伐追上去,而后突然一把拽着女人的手腕,将她拖到了旁边一个过道。

   “啊——”女人一声惊叫,双目恐惧地瞪大,看着把她按在墙上的男人,防备地盯着,“赵林朗,你又想干什么!这里是公司!”

   这条通道再往里是员工活动室,周末自然没人使用,也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

   所以赵林朗一点都不担心被人发现,扣着她不急不缓地看了会儿,手指刮过她的脸颊。

   “你别动手动脚的,放开我!”方若宁撇头甩开,伸手推了他一把,可没推开。

   男人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手指没再轻佻地触碰她,只是依然紧紧盯着,“看看你,眼底黑眼圈跟熊猫似得,人看着也瘦了,跟在他身边……这些日子没少操心吧?”

   女人冷冷地笑着,“还不是拜你所赐?你现在得意了?”

   男人勾唇笑,慢条斯理地道:“是比较得意,不过……光是得到霍氏,还不能让我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