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6_a2047

   云天冷沉的目光向霍亦尘,眸光威慑,仿佛眼前不是一名半步诛神。

   “这位是?”他声音微沉。

   虽然这位青年可以说是整个云家的大恩人,但他没忘记,霍亦尘之前想要对云轻言出手。

   当时他放在轻言头上威胁的雷电之力,可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是凌天城的少城主霍亦尘,我和你们说的援军。”云轻言道。

   云柏和重伤的云政也在云露他们的搀扶下过来了。

   云轻言小脸紧紧绷起,对两人道,“老祖,家主,都是我考虑不周到,才让家族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

   云荣和云政却是相视一眼,却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喜之色。

   云轻言这句话,是以自己是一名云家人的角度说出来的,也就是说,她承认她东溟境云家人的份了!

   “无事。”云政抚了抚自己的胡须,“凡事总有意外。而且,赖家本就对我们蓄谋已久,如果丫头你没找来援军,我们云家是何况还不知道呢。

   这次,多亏了你和这位少城主啊!”

   说罢,眼中露出激赏,温和地看着霍亦尘和云轻言,“你们两个,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

   灭杀神帝,这等实力……已经让他都只能仰望了。

   云轻言清冽的黑眸扫过惨烈的战场,已经有云家弟子开始打扫战场了,就算有她的丹药辅助,这次战斗,云家伤亡也十分惨重。

   云轻言深吸一口气,这次是她确实考虑不周到。

   没想到援军会迟到的问题……

   不…………不对……不是迟到。

   云轻言眸光再次落在霍亦尘上。

   他是故意看戏,甚至……可能他并没有出手的打算。只是最后却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

   云轻言眼眸扫过霍亦尘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

   “老祖说的是,凡事都有意外。”话落,翻出一枚白色瓷瓶递给霍亦尘。

   血模糊的手隐隐露出白骨,可少女面色却平静如常。

   让霍亦尘都由几分刮目相看。

   “这是什么?”他警惕地看向那白色瓷瓶。

   云轻言勾唇一笑,“墨玉乌梅的粉末。

   可治久泻、痢疾。

   我想,少城主可能是茅厕蹲久了,脚软站不起来,这才走得慢。这瓶药粉,就当我赠送少城主的礼物,若以后再拉肚子说不定可以用得着呢。”

   意味深长。

   霍亦尘一听,脸瞬间黑了,眸如利刃刮向云轻言。

   云柏等人心下疑惑……什么在茅厕里蹲太久腿软?半步诛神级别的高手还会蹲茅厕么?

   不过,云轻言的话,也恰好解释了为什么援军来迟的问题。

   “多谢少城主出手相助,此次大恩,没齿难忘。”

   云柏对霍亦尘拱手道。

   不管来得有多晚……这位都拯救了云家,最后霍亦尘和赖家老祖的大战,也在众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霍亦尘脸上却带着痞痞的冷笑,“真要感谢我,不如把你家子弟借我几天玩玩?”

   云柏:“……”

   他自然知道霍亦尘指的是谁。

   云轻言道,“家主,你们先去处理战场吧。赖家应该还有一些余孽,还有他们在东城的铺子势力,现在正是整合的好时机。

   时间拖久了,蛇虫鼠蚁就要冒出来了。这里交给我处理就好。”